核心提示: 日前,教育部正式批准了首批本科职业教育试点高校更名结果,它们由“职业学院”正式更名为“职业大学”,同时升格为本科院校。

 

据报道,教育部批准的全国首批十五所职业本科试点学校名单如下:南昌职业学院、江西软件职业学院、泉州理工职业学院、山东外国语职业学院、山东凯文科技职业学院、山东外事翻译职业学院、周口科技职业学院、广东工商职业学院、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、广西城市职业学院、海南科技职业学院、重庆机电职业技术学院、成都艺术职业学院、陕西电子科技职业学院、西安汽车科技职业学院。

15所职业大学来自全国10个省份,其中山东省最多,共有3所,广东、江西、陕西各有2所,福建、广西、海南、河南、四川、重庆各有1所。值得关注的是,部分职业大学并不在各省的省会城市。

更名后,有些院校“升级”色彩明显,比如周口科技职业学院,不仅“学院”改“大学”,而且从“周口”升格为“河南”。

1

国务院年初印发的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中正式明确“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”。在此之前,这已提上了职业教育改革的日程。

2014年,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》明确提出要“探索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”。

同年,教育部等6部门《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 (2014—2020年)》中也提到,“高等职业教育,在办好现有专科层次高等教育学校的基础上,发展应用技术类型高校,培养本科

层次职业人才。”

根据公开信息,这15所职业大学都将在2019年开始招收本科专业,首批招生的专业数量大多为10个,招生规模普遍在2000人左右。软件工程、电子商务、汽车、会计等是设立数量较多的专业。

职业大学的前世今生

职业大学并非新生事物。此前我国已有10所职业大学,分别是:天津市职业大学、四平职业大学、南通职业大学、苏州职业大学、扬州市职业大学、黎明职业大学、九江职业大学、鄂州职业大学、乌鲁木齐职业大学、新疆职业大学。但它们全部是专科院校。

实际上,据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吴薇介绍,20世纪80年代,中国设立了许多专科层次的“大学”。这些“大学”实际上就是职业大学,只是在校名中没有标明“职业”二字而己。

如彭城大学始创于1983年,原名彭城职业大学,1984年更名为彭城大学”。邯郸职业技术学院创建于1983年,原名邯郸职业大学,1984年更名为邯郸大学,1997年又更名为邯郸职业技术学院。

吴薇2017年撰文介绍,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相当长的时期内,许多职业大学往往有意将“职业”两字省略掉,无论是在校园大门还是在校内多数地方,都很难看到“职业”二字,校名的全称往往只见之于教育部的正式公文中。有的职业大学甚至在全国性的公开出版物上都省略“职业”二字,如在1988年出版的《中国高考大全》一书中,闽江职业大学就直接用“闽江大学”的校名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,随着教育部对高等院校命名的规范化要求加强,一些专科“大学”在升格为本科院校后反而改名为“学院”。

可以发现,从当初专科的“大学”对“职业”两个字的刻意掩饰,到现在本科的“职业大学”的高调亮相,教育部门在着力强调职业教育并非比普通高等教育“低人一等”,而是与普通教育处于不同序列。

不只是专科、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,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还提出,加强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培养。

职业大学吸引力如何?

需要注意的是,除了这15所本科层次的职业大学、职业技术大学之外,我国高校中还存在3所应用技术大学,分别是滇西应用技术大学、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、上海应用技术大学,它们也是本科院校。

这些学校的鲜明特色是中外合作。比如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的前身是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,是中国与德国、日本、西班牙三国政府在职业教育和培训领域最大的合作项目。滇西应用技术大学则借鉴德国、瑞士应用技术大学模式,采取总部加若干特色学院、应用技术研究院(1+N+M)的开放式办学构架。

总体上来说,这3所应用技术大学属于普通本科高校,是我国近年来提倡建设的应用型本科院校。

应用型本科院校能够满足经济发展过程中应用型人才的需求,推进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进程,完善中国高等人才培养体系。甚至有观点认为,全部的本科第二批和第三批学校都应该属于应用型本科。

问题来了,既然我们平常所称的“普通本科”高校都在向应用型转型,作为高考生,还是否愿意就读刚刚从专科升为本科的本科职业大学?

一名高职院校教师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达了心中的隐忧:职业本科课程如何设置,教学怎么组织,教学手段如何运用,课程改革如何进行?这些都是职业本科试点院校需要解决的

问题,但也没有建立统一规范的标准。

尤其是,目前多省份已将本科二批、三批合并,意味着这15所职业大学并非只与本三院校竞争生源,而是竞争对手大大扩围。

有专家认为,此时尤其强调职业大学的办学特色,尤其是王牌专业的办学竞争力和就业竞争力,在高考志愿“专业+院校”填报改革的趋势下,或将吸引到优质生源。

未来职业大学的招生,或将不是考生而是招生单位放弃高考这个“独木桥”。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首次明确提出了要“建立‘职教高考’制度,完善‘文化素质+职业技能’的考试招生办法”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民建中央常委、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苏华曾表示,通过完善“职教高考”制度,大幅增加面向中职学生的本科招生计划,让数千万职校生和普通高中生一样享受到高考升学的“阳光大道”,有助于形成全社会共同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向纵深发展的良好局面。